您好,欢迎来到金融中国我要投稿

当前您在:主页 > 财经热点 > 理财知识 >
正文

债券质押回购引纠纷 规模发展陷瓶颈

  2018年上半年,债券市场黑天鹅频出,踩雷违约债对簿公堂的案例一波未平一波又起。近日,一则中级人民法院民事裁定书引起了北京商报记者的注意,太平基金在去年6月与银河证券达成了4笔债券质押式回购交易,因所涉债券违约,并且回购方未到期偿付本息,太平基金将回购方银河证券告上法庭,涉及1.45亿元本息,案件最终以驳回银河证券指责回购协议无效而告终。然而对于太平基金来说,这场风波并没有因为这纸裁定书而尘埃落定,之后公司一系列人员调整也引发市场浮想联翩。从公司自身发展情况看,太平基金长久以来凭借2只货币基金苦撑规模,主动管理投研实力也受到质疑。

  债券质押回购陷扯皮

  去年6月,太平基金与银河证券达成了4笔债券质押式回购交易,在回购到期后发生违约,因此4笔债券质押式回购交易合计1.45亿元的本息无法到期按时偿付。无奈之下,太平基金将回购方银河证券送上被告席。

  北京商报记者了解到,债券质押式回购协议达成的时间为2017年6月9日至2017年6月27日。今年1月,太平基金向法院提请仲裁,要求银河证券偿还4笔回购交易项下融资款共计1.4467亿元,偿还融资利息共计39.8万元,本息合计约1.45亿元,并自4笔回购交易到期结算日起分别按日计算偿付补息及罚款。

  然而,对于太平基金的指控,银河证券方面并不服气,请求法院裁定太平基金2016年10月14日签署的《上海证券交易所债券质押式协议回购交易主协议》(以下简称《主协议》)中的仲裁条款无效。具体理由如下,首先是《主协议》中仅有太平基金盖章,银河证券并没有盖章,也就是说双方并未实际签署该协议,也未就将争议提交仲裁一事达成合意。其次,所涉交易实际为银行证券的经纪业务,涉案回购交易是易禾水星委托给银河金汇证券资产管理有限公司通过银河证券提供的通道业务,因此,真实的正回购方实为易禾水星,太平基金对此也是明知的,银河证券只是提供了交易通道,并非实体交易中回购双方的任何一方。

  值得一提的是,《中国银河证券股份有限公司涉及仲裁公告》中也指出,太平基金无法就处置方案与所涉产品易禾水星109号委托人协商达成一致提请仲裁。由此不难看出,太平基金之所以陷入这起违约债券质押回购的扯皮官司,主要原因在于银河证券、易禾水星都不愿意承担正回购的责任,银河证券认为自己是通道方,易禾水星也没有和太平基金就处置方案达成一致。

  不过,太平基金反驳称,银河证券签署了《主协议》,故银河证券应受到相应约束。同时成交数据显示,正、逆回购双方直接指明是银河证券和太平基金,对于银河证券所述实际交易主体是其他公司太平基金并不知情。今年4月17日,北京市第四中级人民法院对此案进行了裁定,案件最终以法院驳回银河证券申请,太平基金胜利而告终。

  但是,这起涉及1.45亿元的债券质押式回购交易,最终赔付责任由谁来承担,是银河证券、太平基金还是私募易禾水星目前尚无定论。太平基金相关负责人也对北京商报记者表示,本案的仲裁程序正在进行中。根据仲裁法的相关规定,现阶段公司不便披露,以免影响仲裁庭的审理。

  所谓质押式回购,是交易双方以债券为权利质押所进行的短期资金融通业务,在质押式回购交易中,资金融入方(正回购方)在将债券出质给资金融出方(逆回购方)融入资金的同时,双方约定在将来某一日期由正回购方向逆回购方返还本金和按约定回购利率计算的利息,逆回购方向正回购方返还原出质债券。

  高管基金经理离职引猜想

  北京商报记者注意到,太平基金陷入债券质押式回购交易纠纷期间,公司也发生了一系列高管人员、基金经理人事变动,由此也引发市场人士将人事变动与这起债券质押式回购交易纠纷事件联系起来。

郑重声明:凡注明“来源:金融中国”或者“www.1-en.com.cn”的所有文字、图片等信息,均属金融中国版权所有,如转载,请注明“来源:金融中国”;本网刊登信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文章内容、数据仅供参考,使用前请核实,风险自负。如需投稿请联系编辑,邮箱:326269952@qq.com
上一篇:做好财富传承的六大要点
下一篇:没有了
本文关键词:
关于金融中国
金融中国致力于为中国广大投资者和商界、经济界人士,以及全球华人经济圈提供实时、严谨、高质的财经新闻。
联系我们
金融中国版权所有
QQ:326269952
QQ:2826905121
地址:北京市通州区新华大街南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