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金融中国我要投稿

当前您在:主页 > 财经要闻 > 国际经济 >
正文

汇市冲击之下新兴市场央行众生相

  2018年,在贸易摩擦、美元走强、经济转弱的背景下,新兴市场迎来巨大挑战——股、债、汇齐跌的格局从一季度末持续至今,近期的土耳其危机再度浇熄了新兴市场反弹的势头。今年,新兴市场的央行可谓任务艰巨。

  就传统逻辑而言,应对经济增长放缓的措施是降息,而应对货币贬值、资本外逃则是加息。然而,今年新兴市场经济动能放缓,贸易摩擦导致资本大幅外流,加息可能是唯一的选项,但这也可能会加剧经济困局,这是各大央行面临的最大窘境,甚至还有部分央行因为政治的干扰而无法维持独立性。

  土耳其央行独立性堪忧

  近期最受关注的无疑是土耳其。

  眼下,土耳其面临货币暴跌、外债高企、资本外流风险加剧的困局,央行出手加息似乎是稳定金融市场的必要手段,然而央行意外地没有出手,原因恐怕在于该国央行的独立性并不受自己控制,而这也恰恰是土耳其的问题所在。

  尽管二季度土耳其央行加息三次(500个基点),但由于6月土耳其通胀率达到15.4%,是官方目标5%的3倍有余。市场仍认为土耳其央行应继续加息来防止通胀飙升、提升土耳其资产的吸引力,然而加息迟迟未至。

  截至北京时间8月14日15:30,土耳其里拉对美元大幅反弹超5%,但市场并不认为短期内土耳其的债务、经济问题能够解决。

  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一直强调高利率导致了高通胀,他认为“高利率是敌人”。今年早前他在接受采访时表示,计划加强对经济的掌控,更大程度地插手货币政策,央行须听命于他。

  然而,这种干预也令土耳其经济问题进一步恶化。埃尔多安对高利率的厌恶使得央行无法用货币政策来应对接近16%的通胀率。多种政策利率和利率走廊使得政策变得不透明和无效,里拉继续贬值的势头也无法得到有效遏制。

  目前,土耳其面临庞大的、持续增长的债务负担。如果海外投资者不再买入土耳其债券,或者一旦土耳其无法将短期债务展期,货币危机将很快演变为经济崩溃,而加息也是吸引资金流入的手段之一。但就目前来看,土耳其央行难以采取行动。

  多数央行加息对抗困局

  今年下半年以来,加息应对市场冲击仍然是多数新兴市场央行的做法,包括阿根廷、印度、印尼等。

  阿根廷比索是今年最惨的货币之一,跌幅仅次于里拉。比索自4月下旬以来呈现自由落体状,今年以来贬值幅度已超50%。

  为应对汇率危机,阿根廷央行将利率提高至40%,政府宣布将财政赤字率从3.2%降低至2.7%,并大幅减少政府公共项目和采购开支。今年以来,阿根廷央行降息2次、加息3次,利率净变动为增加1275个基点。然而,加息也不一定能解决问题,该国通胀率仍然高达25%,且并未出现下降之势。

  比索贬值也加剧了资本外流,国内各方竞相抛售本币、外资企业对阿根廷的投资也变得更加谨慎,各方压力叠加下阿根廷积重难返。

  也正因如此,早前阿根廷再度向IMF求助。今年6月,IMF宣布向阿根廷提供500亿美元、期限3年的备用安排。一般而言,IMF的救助金伴随着较为苛刻的条件,不到万不得已,一般国家都不会发起求助。

  印度央行从6月开始也连续加息两次25个基点至6.5%,这也是印度4年来的首次加息,一来是为了应对印度卢比对美元暴跌的局面,二来也是为了应对油价上升所造成的输入性通胀压力。今年,印度卢比对美元大跌近7%。

  不过,分析师也普遍认为,随着印度经济动能减弱,继续大幅加息或不现实。IMF认为,印度短期经济存在下行压力,而较大的政府财政赤字、债务仍然是关键宏观经济挑战。

  印尼央行采取了更为激进的加息模式。6月29日,印度尼西亚央行宣布,把货币政策立场调整为紧缩,上调7天逆回购利率50个基点至5.25%,这是印尼央行六周内第三次加息。

郑重声明:凡注明“来源:金融中国”或者“www.1-en.com.cn”的所有文字、图片等信息,均属金融中国版权所有,如转载,请注明“来源:金融中国”;本网刊登信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文章内容、数据仅供参考,使用前请核实,风险自负。如需投稿请联系编辑,邮箱:redhop2008@qq.com

上一篇:土耳其里拉暴跌:本国人财富急速蒸发 外国游客拖箱扫货
下一篇:一带一路建设促进中非减贫合作
本文关键词:
关于金融中国
金融中国致力于为中国广大投资者和商界、经济界人士,以及全球华人经济圈提供实时、严谨、高质的财经新闻。
联系我们
金融中国版权所有
QQ:2826905121
QQ:985210907
地址:北京市通州区新华大街南侧
  |